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! [ 请登录 ],新用户?[ 免费注册 ]

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实事新闻 > 养老资讯 >

安徽合肥:嵌入式养老 家门口安度晚年

浏览次数:112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10

  

 

小型养老服务机构“嵌入”社区、辐射周边,让老人既不离开熟悉的生活环境,又可接受短期托养、上门护理等专业服务,有效化解养老难题——

“在这里养老,周围都是老邻居,饮食起居也有人照顾,不需要操心。住进来一年,我长胖了不少。 ”住在安徽省合肥市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的陆勤华老人说。

今年78岁的陆勤华,是一名退休教师,老伴去世后一直独居。随着年纪越来越大,陆勤华的生活也越来越不方便。去年,她住进了离家一路之隔的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,在家门口安享晚年,“在这里有护工照顾,一周安排检查一次身体,各方面服务都很到位,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回家转转,和左邻右舍聊聊天,一点也不觉得寂寞。 ”

“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是合肥庐阳区首家‘嵌入式’养老机构,让辖区内很多老人享受到家门口的专业养老服务。”庐阳区民政局老龄办主任赵飞介绍,为使老人享受到更贴心的养老服务,该区探索“社区+机构+居家”的“嵌入式”养老模式,利用社区的公建配套设施,引入社会资源运营,让专业的社会组织、企业承接养老服务设施。小型养老服务机构嵌入社区后,老人在不脱离原有家庭生活环境的情况下满足养老需求,又便于子女随时探望。

“我们配备了专业护士、护理人员、营养师等,所有护理服务均制定标准化操作流程,每个环节都进行细化培训、实施、考评、督导一系列流程管理。”逍遥津街道县桥社区为老服务中心负责人朱丽君介绍,该中心为每位入住的老人都配备智能感应设备,监测老人活动、睡眠、心率等状况。

入住养老机构的老人若身体不适,养老机构内的医务室、护理站可提供护理、理疗、营养评估等服务;若患疾病,可通过养老机构与周边三甲医院签订的“医养结合”合作协议,经“医联体”绿色通道快速办理入院手续并接受治疗。

据了解,庐阳区已经有5家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投入运营,还有3家正在筹建。每个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都可辐射周边3至5个小区,服务300至400名老人。这些养老机构内拥有文体活动空间、专业的医疗保健设备及丰富的养老服务项目,满足老年人就近养老的需求,打通老人们的养老圈和生活圈。

逍遥津街道义仓社区居民王先生瘫痪在床,每天离不开家人照料。他的女儿在杭州上大学,“五一”假期结束,女儿要返回校园,王先生的妻子打算送女儿去上学,又舍不下无人照料的丈夫。犯难之际,她听说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提供照料老人的“喘息”服务,就把王先生送到了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临时托养几天。

王先生进入老人服务中心得到妥善安置,他的妻子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可以放心地送女儿到杭州上学。

“除了对长期入住的老人提供日常服务,养老服务中心还提供短期的‘喘息’服务,即面向居家老人提供短期托养照料服务,让其家人得以休整。 ”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负责人李宏表示,一些失能、失智的居家老人需要全天候的日常照料,其家人很难抽身去办理其他事务,该中心50张床位中开辟了5个短期托养床位,附近居民如果临时有事无法亲自照料老人,可就近将老人送到中心来托养安顿,接受专业化的照料。

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还向社区及周边老人延伸提供日间照料、助餐、助浴、康复保健、文体娱乐等服务,将养老服务辐射到社区其他有需要的老年人群体。

“对于一些子女不在身边的独居老人来说,最麻烦的莫过于一天三顿饭,这个烦恼在养老中心也能得到解决。 ”李宏介绍,逍遥津老人服务中心开展低价就餐服务,中心的专职营养师合理搭配科学健康的食谱,提供适合老人饮食习惯的三餐,社区许多老人常年在中心就餐。

该中心所有活动室、保健室和活动设施,同样向附近的老人开放,也会为老人们安排内容丰富的活动。记者看到,每周一到周五都有“松柏之声”等义仓社区艺术团体的志愿者们来这里教课,爱好文艺的老人们可以学唱京剧、黄梅戏、越剧,爱健身的可以学八段锦、经络理疗,爱时尚的可以学习烘焙、diy油画……


采访中,记者发现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在落地发展中也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,面临着住房、资金、思想观念等诸多方面的制约。

“在建设双岗街道小桥湾社区养老服务项目时,由于楼体加固建设成本太高,导致无法充分实现‘嵌入式’养老综合体的功能,无法满足老人入住养老的需求。 ”赵飞介绍,根据目前相关政策要求,想要找到一处能够完全符合住建、环保、消防、民政、卫生等部门要求标准的房产开办养老机构,成为全行业的难点,而庐阳区作为合肥中心城区,老龄人口集中、养老用房紧张,国有房产改建为“嵌入式”养老综合体选点更难、阻力更大。

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 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规模虽小,但养老服务需要的人力、物力投入却一个都不能少,这对运营机构提出了较高要求。赵飞表示,合肥市现行的财政补贴政策,是按照社区平均分配养老补贴资金,没有考虑到各社区老年人数量的不同,造成有的地方补贴用不完、有的地方补贴不够用的情况。

在成熟小区发展小型养老服务机构,可以有效解决家门口养老难题,但是一些居民认为老人去世不吉利、担心影响小区房价,对“嵌入式”养老机构心存排斥,甚至一些准备立项或者正在施工的项目,也因为居民的反对而停工。

对于“嵌入式”养老面临的发展困境,赵飞建议参照先发地区经验,出台更加科学的补贴政策,如对社会力量租赁或利用自有房产开办的养老机构,根据位置划分给予不同等级的维护(房租)补贴,补贴资金专款专用。同时通过奖补、购买服务等形式,引导符合条件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,打造社区“嵌入式”综合体、机构、微机构,推动养老服务机构的合理布局。

“我们希望辖区内掌握国有固定资产较多的部门,及时向民政部门通报租赁期限到期或闲置资产信息,以便加大国有固定资产用于养老服务的调配使用量。 ”赵飞表示,敬老爱老孝老的社会宣传也应进一步加强,让更多居民逐步理解并接受“嵌入式”养老,让更多的老人能够就近享受专业化的养老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