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养老信息网! [ 请登录 ],新用户?[ 免费注册 ]

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曝光台 >  >

养老院潜规则曝光:入住交百万押金 有的被挪用搞投资

浏览次数:589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1-18

  

 核心提示:老人身子骨弱,容易生病,交一些医疗费应急也有必要,但动辄几十万元,让老人觉得压力很大。很多养老院还会拿着这些押金去投资赚钱,一旦亏了本儿,老人们可就跟着倒霉了。
现在一些养老院的入住门槛是越来越高。
记者探访发现,不少养老院入住时需要交高额“押金”,最多的甚至要交上百万元。通常这些钱会打着“医疗保证金”、“应急保证金”、“会员费”等名义。
老人身子骨弱,容易生病,交一些医疗费应急也有必要,但动辄几十万元,让老人觉得压力很大。很多养老院还会拿着这些押金去投资赚钱,一旦亏了本儿,老人们可就跟着倒霉了。
地点1 北清路太申祥和山庄
入住要交120万元押金
市民王先生想把父亲送到养老院静养,公立机构排队人数太多,便想到了私立养老院。“太申祥和山庄是一位朋友介绍的,他说那里的条件不错。”王先生说。
可王先生去咨询时,他大吃一惊,因为工作人员说入住得先交120万元。“老人入住时需要在50周岁至80周岁之间,能自理,120万元在入院时就得交纳。”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,王先生很犹豫,觉得费用太高,要想住只能把父亲现在住的城区的房子卖了。
上周记者也到太申祥和山庄参观,大厅门口的两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,出示了一份由山庄制定的《会籍管理办法》。办法中第一句就写着:“经本院院务会审核批准,与本院签订《入院协议书》后交纳入院押金120万元人民币,方能取得会籍。”
“120万元是50平方米套间的押金,还有一种25平方米的套间,押金是70万元至80万元。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合同三年一签,老人离开山庄时,押金可全额退还。交纳押金成为会员的老人,每月无需再支付床位费,但需交餐费和水电费。工作人员自称,养老院现在住满了,还有200多人在排队……
记者在山庄内参观时,一位已在此住了5年的老人说,太申祥和山庄已开业10多年了。“当初开业时,一次性缴纳会员费最低才20万元。这几年,会费水涨船高,有的房间甚至要交近200万元的会员费。”这位老人还说,山庄里有水池,有花园,环境确实不错。“我就担心一件事,万一山庄经营不好,我那100多万元要不回来就糟了。”
地点2 小汤山银龄老年公寓
押金最低10万 床位还挺紧张
上周记者来到昌平小汤山附近的太阳城社区,从正门一进去,就能看到临街的邮政储蓄、太阳城超市、北京太阳城医院等设施。记者在小区内走了一圈,很少见到年轻人的身影,许多老人在夕阳下唱歌。
银龄老年公寓接待人员介绍,公寓共有A、B两幢楼房,约有560套房间,现在已入住700多老人。银龄公寓为这些老人提供食堂、棋牌室、图书室等免费公共空间,而吃饭、请护工的费用需要老人自付。“吃饭有荤有素,一顿饭下来最高不超过20元。
一位正在养老院门口唱军歌的大爷说,“这儿住挺好的,老人们聚在一起,既能相互做个伴儿,又不影响儿女。别的都挺好,就是押金有点高。”
银龄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员也说,目前入住银龄公寓至少需要缴纳10万元押金,也有的房间需要20万元押金,这部分钱是不能动的,不住了才可以退。房租需要另缴,根据房间大小和设施配置,从2000元至3000元不等。“不过现在房间也住满了。我们的C幢正在装修,等装好了就有房间了。”
地点3 五环外一家大型养老院
5.8万元保证金可商量着交
在东北五环外,有一家大型养老院床位多达3000张。记者周末前往探访时,发现这里住的有近千位老人,仍有很多床位空闲。
养老院工作人员说,他们这儿最大的优势是有一家附属医院,也可以使用医保,可以为老人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。记者问了问价格,养老院工作人员说,没有失能的老人入住单人间每月要5150元,同时要交5.8万元的“保证金”。“保证金是为了老人应急看病用的。数额还可以协商,也可以减少一些。”
如果是高龄失能老人,每月的护理费用会更高。这样的收费标准对于低收入的退休老人来说,压力不小。
追问 老人们的押金应由谁来监管?
朝阳区一家民营养老院的负责人说,交一定的押金确有必要,有时候老人会生病,如果子女无法及时赶到,押金可以先用来垫付医药费。
但也有业内人士透露,养老行业成本回收较慢,有的养老院就会要求老人们缴纳高额押金,进行投资,赚取利润。“养老院的老人,一般都是一住很多年,这部分押金就会在经营者手中保存较长时间。”还有的采用会员制,要求老人交纳上百万元费用的,更多的是一种金融运作方式。
业内人士还透露,目前的法律法规中,对于民办养老院的资金监管范围是他们的运营资金费用,但是押金的多少以及用途,相关的监管还处于“盲区”。
这位业内人士建议,可以由民政部门加强对养老机构押金部分的监管,做到专款专用,确保用于医疗、应急等用途。
说法 加强监管 保护老人权益
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说,老年人在入住养老机构期间,生病在所难免。“押金作为养老机构和入住老人之间的约定,从行业来讲是需要的。”
但一些高额的“押金”,超出了双方约定的成分,更超出了很多老年人的经济承受能力。民政部门正在做调研,会尽快对这方面的情况做一些约定,防止出现金融风险。
“今后我们会区分对待不同的‘押金’,这跟养老院的运行模式也有关系,有些是带有‘众筹’的概念。但这种‘众筹’一越界,可能会变成非法集资了。如果资金链一断,带给老年人很大影响。”
李红兵说,今后民政部门会规范类似的行为,照顾到两边。既要支持养老机构的发展,同时也保护好入住老年人自身的权益。在监管的层面上,民政部门会做更多的探索。